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

2019-07-16 文章来源:ciai.me

“重要的是,我探察不出他的任何资料,甚至连姓名也不能。”队长继续道,声音也有着一些郑重。左郁不信。两人的关系虽然亦师亦友,但轻重缓急还是多少能分清的。而且,左郁自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么伟大,宁愿一起死也不会独自离开。

比如战士,左郁就听说过很多种分支:重甲防御型,双手旋风型,重兵型,轻甲敏捷型等等等等。但大多数的战士还是具备传统的特点,就是防御型肉盾一类。这个世界,本来就充满了奇迹,尤其是该死的规则之下。

左郁的职业是弓手,虽然有朝着重点输出的路子上走,可弓手却是最不容易组建队伍的职业。在别的战职者对他没有了解的情况下,也许都不会有太大的兴趣。诚然,战职者之间是严禁私斗的,这是各大职业公会的明文规定。可是对于荒野之外的战职者,尤其是这些以利益为宗旨的佣兵性质的团队,这些不过是一纸空文。虽然未曾亲眼所见,但在以前的训练和职业导师的教导中,却有很多为了利益向同是战职者下手的例子!

相关文章

热门新闻
热门视频